我的位置:天天宠物网 > 宠物资讯 > 新闻 > 新闻快报 > 家狗的记忆

家狗的记忆

2009-06-05 09:57:04 来源:天天宠物网 浏览:249
收藏

廖 君

  家,是人们家园最忠诚的守护者。怀念家狗,怀念我们人类与动物和谐相处的感情……

  20多年前在来龙村落,家家户户都养狗。当年我们一家在乡校里居住,对老家的一座旧屋放心不下,特别养了一条小白狗。那时我们每周总是往来于乡校与农村,经常返回村庄带丰富的饭食给小狗。每次回家的时候,白狗总在村路上等待着,只要是家人,它都会扑上跟前用嘴蹭着裤脚,或拉咬着我们的衣服,异常高兴地与我们亲热,或呼哧着欢快地跟跑回家。在村野小道上,母亲挑水时白狗时常伴左右,有了家狗开路,夜晚与早晨挑水不必害怕蛇的攻击。农村的夜晚还未通电,显得非常漆黑。白狗是家人的保护神,它守在老屋的院落,隔着门栅守望着外面的动静。有时深夜生人来访,它会跃起狂吠,黑夜中宣示着主人的威严。

  小狗渐渐长大了,我们又要离开村庄到校园居住。我们原本想带它到校园安居,但学校不能养狗。白狗显得依依不舍,它落寞地孤独地守在老屋的门外。因为要让它自由觅食只有让它露宿在外,有家不能归了。我们曾嘱咐邻居定期帮忙喂养白狗,但每次回来白狗都饿极了,总狼吞虎咽地吃我们带回来的饭团,不停地汪汪叫唤,好像倾诉委屈,我们不再信任邻居了。家人只能一个星期往返一次村庄,白狗只能一个星期才能饱餐一顿,其余时间只能浪荡在村野中,刨点垃圾或跑到田地捕捉小动物充饥。白狗一天天一瘦了,有一次回村庄时,它远远地扑将过来,支吾支吾地磨蹭着我们的脚跟,眼眶满是泪水。突然发现它的一只脚受伤了,还有血渍。我们很是心痛地抚摸着它的头,想方设法弄了草药把伤口包住,全家人都对白狗放心不下了。

  几个月后,母亲从村庄出来,说白狗很瘦了,境况很凄凉。家里作了一个难过的抉择,把狗卖了,不想让它再受罪。全家人回到了老家的村庄,是想最后看看白狗。

  一个沉重的黄昏,这是令人终身难忘的黄昏。我们如常回到村庄,白狗欣喜若狂,逐个地与家人亲热,撒欢地跟随着回家。母亲取下了饭团领白狗进入天井,悄然关门了。白狗满足地吞咽着饭团,它太饿了,估计几天来无东西落肚。父亲断然叫我出去,我瞧见白狗的饥饿模样难过极了。在屋外,忽然一阵狂吠声中,一群村狗尘土飞扬地跑追着陌生人。钡狗强来了,他长得凶神恶煞,穿着长筒水鞋,是方圆十里出名的买狗人。他带来了血淋淋的狗钳,还有脏污污的大铁笼,已有两三条黑狗奄奄一息地蜷曲在笼中,一种不祥的念头油然而生。我大声地叫唤父亲,不要弄伤了我们的白狗。高大的钡狗强拎着狗钳快速地闪进了老屋。突然听到屋里惊惧的嘶叫声,那是我们白狗的声音。我揪心地听着屋里的声响,我们的白狗在作凄凉的奔逃。这里曾是它忠诚守护的院落,现在密实的四周让它无处可逃。它被主人出卖了,我们只能可怜地让它与高大的钡狗强角力。我在屋外听到白狗的惨叫,妹妹伤心地哭泣。忽然间屋门打开,白狗猛地探出头来,好像向我们求救。突然有人用门使劲地夹牢白狗的头颅,白狗惨烈地扑腾着,嘴角滴沥着鲜血……我大声哭叫“不要这样!”凶狠的钡狗强却厉声呼喝大家不要靠近。我已泪流满面,任由白狗挣扎,却爱莫能助。白狗奄奄一息地被钳住脖子,塞进了大铁笼。

  我最后看见的,是白狗那浑浊的眼睛满是泪水。那一年,我才10岁多。

  多年来,我常常质问父母为何当年一定要骗卖白狗?父母一面无奈。 

  永远的家狗,我农村生活最内疚的记忆。从那以后,我不再吃狗肉了。家狗,是人们家园最忠诚的守护者。怀念家狗,怀念我们人类与动物和谐相处的感情。

标签: 记忆

有礼物进行中 更多>>

柏可心营养鸡肉—关节护理(全犬用)
柏可心营养鸡肉—关节护理(全犬..
还剩 24
抽取花费:5TTB
卫仕海藻粉
卫仕海藻粉
还剩 0
抽取花费:15TTB
卫仕咿牛(猫用牛磺酸咀嚼片)
卫仕咿牛(猫用牛磺酸咀嚼片)
还剩 19
抽取花费:10TTB
柏可心营养鸡肉—口腔护理(全犬用)
柏可心营养鸡肉—口腔护理(全犬..
还剩 20
抽取花费:5TTB
柏可心天然营养牛肝
柏可心天然营养牛肝
还剩 19
抽取花费:5TTB
柏可心鸡肉—心脏护理(全犬用)
柏可心鸡肉—心脏护理(全犬用)
还剩 21
抽取花费:5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