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天天宠物网 > 宠物资讯 > 新闻 > 新闻快报 > [逝者]救助流浪狗 散尽家中财

[逝者]救助流浪狗 散尽家中财

2009-06-05 01:10:08 来源:天天宠物网 浏览:304
收藏

  2009年3月12日,阴天。林芊宏和救助流浪动物的志愿者们约好上午十点集合,去“木木爱心之家”看被收养的流浪。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大家等了又等,仍不见林芊宏老人来。打电话———手机、座机,都没人接。志愿者们赶到老人家,扒着窗台看。惊呆了。

  “至少有二十多只狗围在她身边,不停地舔着她。”随后赶到的邻居黄雪梅说,能上床的狗都爬上了床;太小的跳不上去,就趴在床下;还有一只得了腰椎间盘突出的老狗动不了,伏在柜子顶上“汪汪”地叫。大家报了警,急救车也来了。医生鉴定,老太太死于心脏病,死亡时间应该是12日凌晨。她走时,没有亲人在身边。

  逝者:林芊宏

  性别:女

  籍贯:北京

  终年:66岁

  去世时间:

  2009年3月12日

  去世原因:

  心脏病突发(病逝)

  生前住址:

  海淀区万寿路

  生前职业:

  退休医生、流浪动物救助者

  【心软】

  流浪狗带回家

  林芊宏是北京市公安医院的退休医生,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她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声音很温和,看上去也挺健朗。

  她曾对人说,自己以前并不十分喜欢小动物,因为看到被遗弃的流浪猫狗非常可怜,才起了恻隐之心。

  林芊宏的丈夫去世早,儿女也不在一起住。一开始,她救了狗,都往家里头带,一套三居室的楼房,成了她和猫狗们共同的家。

  邻居黄雪梅偶尔去老太太家串门,总有十多只狗热情地扑上来。“瞧,都被抓花了。”黄雪梅扯了扯外衣的下摆。她每次上林家,都要往兜里揣两把狗粮,等在沙发上坐定,就有淘气的狗跳上沙发,“不客气地”用爪子去掏她的衣兜。

  黄雪梅家养了5条狗,已经很少能进客人;而林芊宏的三居室,至少有二十多条狗和猫,每个房间里都有,根本不能待客。

  救的狗多了,家里养不下,林芊宏在通州的郊区办起一个流浪狗救助基地———木木爱心之家。双木为林,“木木”取的是林芊宏的姓。

  【慧眼】

  一眼瞧出流浪狗

  林芊宏收养的第一只狗叫冬冬,是1999年从派出所里领回来的。冬冬的主人因为交不起5000元的牌照费而将它遗弃。林芊宏在派出所见到冬冬时,这只小京巴犬仰着头,用湿漉漉的大眼睛望着她。

  与林芊宏在一次争取动物福利的万人签名上相识的李兰(音)说,每年四五月份,派出所都要进小区查“狗证”,无证狗若被查出,就会被带走。

  “老太太费好大劲求了人家才救出来的。”李兰说,最后林芊宏花几千元将冬冬领回,她的救助流浪猫狗之路也由此开始。

  大街上、小区里、草丛中……发现可怜的流浪狗,老太太总是吃力地弯下腰,轻轻一按,然后抱进怀里。狗通人性,她靠近这些流浪狗时,大部分的狗都不会反抗。

  “狗毛脏兮兮的,小心翼翼地挨着马路牙子走,而且经常缩着尾巴。”与傲猫一起帮林芊宏照看“木木家”的志愿者冯蕊说,老太太识别流浪狗可有一套,不仅看外形,还看“气势”———有主儿的狗,那尾巴可是翘得老高。

  流浪猫狗大多是人为遗弃。拆迁“上楼”、没办狗证,或者主人另有“新欢”,都是它们被遗弃的原因。“动物们没有选择主人的权利,只能承受主人不负责任的行为带来的后果。”傲猫说。

  【性急】

  跟宠物医生翻脸

  大部分狗从万寿路的家中转移至基地,而跟在老太太身边的,多是些需要经常看病的“老弱病残”,她也因此成为附近一所动物医院的常客。

  林芊宏的名字,该院从医生到护士,没有人不知道。“光以她名字开的病例,就有五六本。”前台的护士说,最普通的是为狗打疫苗,做绝育手术,如果得了大病,也有住院做手术的。

  医生张永刚给她的不少狗做过治疗。在他印象里,林芊宏特别和气,每次抱着病狗来,总一个劲儿地说:“麻烦你们了。”

  “老太太挺不容易的。”张医生说,医院领导也很敬佩老人一直坚持救助流浪动物,因此在医疗费上都尽量给她最低价,住院费能省也为她省。

  医院里挂着一面林芊宏送的锦旗,上面写道:“关爱动物、救治生命、技术精湛、医德高尚”。那是几年前的一次猫瘟,医院救了林芊宏的二十多只流浪猫,她为了感谢医院送的。

  “为了狗,她可以说翻脸就翻脸。”动物医院的一位大夫说,林芊宏和医院也有过不愉快,这个心结甚至到死也没有解开。

  今年初,一只叫“小八哥”的母狗在做绝育手术时死了。医院解释说,“小八哥”本来心脏不好,而且做手术时太虚弱,没扛过去。但老人不信,非要找院长讨个说法。

  “就差没去举牌子抗议了。”志愿者傲猫说,“小八哥”是老太太最喜欢的狗之一,有一阵子老太太特别伤心,根本不能提小八哥的名字。

  【要强】

  不求人一人受累

  “她太累了,什么事都一个人扛着。”不止一人在谈起林芊宏时这样感慨。大家都说,老太太好面子、不求人。

  养狗扰民,林芊宏经常挨邻居的“投诉”。楼上的因为受不了林家散发出的猫狗味,夏天不敢开窗,卫生间的通风口也常年用报纸糊着。

  小区里也有人不理解,认为老太太行为古怪:“跟狗比人还亲。可狗再亲人,也是畜牲啊!”

  为了这些,林芊宏多次找邻居沟通、找居委会解释,平时也尽量把屋子和楼道打扫干净。

  北京市的狗办“户口”,每只得一千元,往后一年五百。林芊宏最多的时候养了七八十只狗,根本无力为这些狗“上户口”。

  每年到查狗证的时候,老太太就特别着急,张罗着把市里的狗都往通州的小院挪。公交车不让上,出租车拒载,林芊宏只能雇专门的车,把狗分装进笼子运输。

  “她也没办法,只有那么点力量。”在志愿者们加入前,老太太一个人张罗着这些事。平时,她雇当地人照看小院里的狗,得空就自己过去忙活。

  【仁爱】

  人啃烧饼狗吃肉

  如果不被人收养,流浪狗的命运一般有三种:被人打死、被有关部门“收容”、被狗肉贩子拐卖———能流浪终老的几乎没有。

  在“木木爱心之家”,每只被救助的流浪狗都有自己的名字,名字背后往往都有一段凄惨的故事。

  母狗“腊月”,是腊八那天捡的,当时它还带着3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狗在垃圾堆里扒食;“小东单”是老人在东单的拆迁工地旁,从工人的棍子下救出的;还有一只小白狗叫“慧慧”,是一个大雨的夜晚,林芊宏在超市门口捡的。慧慧当时全身被雨浇成了“落汤鸡”,但身子下面护着的一只出生不久的小狗却一点儿也没湿。

  林芊宏家住海淀区万寿路,而“木木爱心之家”远在通州的金各庄,两处的直线距离将近50公里。她需要先做地铁到国贸,再倒公交车,路上得花两个多小时。

  每次,志愿者们都要在电话里反复叮嘱老太太“不要带东西”,但她总是煮一大锅牛肉萝卜丝,装上小推车“吭哧吭哧”地上下车,有时还背一个大书包,里面装的全是吃的。

  冯蕊说,老太太的双膝患有滑膜炎,根本无法下蹲,走路也很吃力。所以每次上下车,都得售票员帮衬一把。

  林芊宏对狗,是出了名的好。她用尽全力改善猫狗们的“伙食”,自己的生活却随便买个烧饼、馒头,就着咸菜对付过去。

  大女儿张月说,弟弟妹妹坚决反对母亲养狗,但母亲把退休金全花在猫狗的身上,而且还找了份推销药品的工作,为养活它们努力赚钱。

  她是小区“大院餐厅”的常客,但只买那儿的烧饼。老板娘钱女士记得,老人爱吃椒盐味的烧饼,一次都得买上20多个,但经常下午买了寄存在店里,晚上八九点才回来拿。

  张月给她买的新鲜蔬菜,经常原封不动地放在厨房里烂掉。有次,张月问母亲为什么不做菜吃。她回答:“回来实在太累了,没力气做。”

  【生扛】

  自感力量小压力大

  也不是没想过让人领养。“木木爱心之家”的博客(mumuaixinzhijia.blog.sohu.com)描述的便是:“有爱的人,带这些精灵回到属于它们生存的家吧。”

  志愿者冯蕊说,对流浪狗来说,重新进入家庭是最好的归宿。大家也希望有人领养这些猫狗,减轻“木木家”的负担。但在领养之前,林芊宏都会和领养人“约法三章”:给小狗上牌,要给它一个稳定的生活;保证不再将它遗弃;同意她随时去家访。

  但曾经有人领养了一只狗,在志愿者回访时说:“狗丢了”。

  “丢了?好好看着怎么会丢?”老太太又生气又着急,把狗弄丢意味着使它们重新成为流浪狗,命途难测。

  领养失败的例子,让老太太更加放心不下这些小动物,她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照顾它们。“救了它们,就得为它们负责。”冯蕊说,其实老太太后期也自感力量不够,很少再接收新的流浪猫狗,但已有的几十条几乎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这是一个无底洞。”首都爱护动物协会的一位理事说,流浪动物的救助者不可能用这些动物牟利,反而需要不断往里投入精力和金钱。如果救助的动物过多,就会成为沉重的负担。

  如今,“木木爱心之家”由首都爱护动物协会接管,原先帮助林芊宏的志愿者们承担起照顾这些流浪动物的责任。

  每次到“木木家”,志愿者冯蕊总会点上一支烟,看着满院子撒欢的流浪狗们又喜又愁,“林妈走了,就像丢了主心骨。”

  林芊宏去世后,首都爱护动物协会专门组织了一次心理辅导,主题是“做一个快乐的护生(护生:爱护动物生命)志愿者”。

  会长秦晓娜说,林芊宏的精神值得每一个人的尊敬,但她救助的动物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林芊宏生前居住的三居室,仍有12只猫和1只叫“小二”的狗。大女儿张月曾把“小二”送到妹妹家寄养,但这只倔强的小黄狗对着门窗又抓又挠,把屋子弄得一塌糊涂。

  张月只好送“小二”回母亲家。她每天从酒仙桥下班后赶到万寿路给猫狗喂食,再回自己航天桥的家。

  “终于体会到母亲生前的辛苦了。”张月现在累得,坐着都能睡着。但她说,她会为“小二”养老送终,以后就再也不养狗了。

  本报记者 蓝筠

  在邻居眼里,林芊宏是个古怪的老太太,“跟狗比人还亲”;

  救助小动物的志愿者们说,她慈祥善良、认真执著,值得大家尊敬;

  专业的救助组织叹息,她救助的流浪动物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承受能力,到最后使自己疲惫不堪……

  她去世时,没有亲人在身边,但至少有二十多只狗陪着她。她生前创办的“木木爱心之家”,仍有四十多只未被收养的流浪狗。

  至今,一只叫“小二”的流浪狗仍死死守着她生前的屋子,不肯离去。

有礼物进行中 更多>>

柏可心营养鸡肉—关节护理(全犬用)
柏可心营养鸡肉—关节护理(全犬..
还剩 24
抽取花费:5TTB
卫仕海藻粉
卫仕海藻粉
还剩 0
抽取花费:15TTB
卫仕咿牛(猫用牛磺酸咀嚼片)
卫仕咿牛(猫用牛磺酸咀嚼片)
还剩 19
抽取花费:10TTB
柏可心营养鸡肉—口腔护理(全犬用)
柏可心营养鸡肉—口腔护理(全犬..
还剩 20
抽取花费:5TTB
柏可心天然营养牛肝
柏可心天然营养牛肝
还剩 19
抽取花费:5TTB
柏可心鸡肉—心脏护理(全犬用)
柏可心鸡肉—心脏护理(全犬用)
还剩 21
抽取花费:5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