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天天宠物网 > 宠物资讯 > 新闻 > 新闻快报 > 她们为何怕宠物

她们为何怕宠物

2009-06-05 01:18:42 来源:天天宠物网 浏览:199
收藏

孩子们怕宠物,可能只是象征意义。

  

  从镜子中,我们可以看见自己,而一切事物都是我们心灵的镜子。

  数天前的傍晚时分,我和女友带着小白——我们养的一只白色加菲在小区里散步,只有5个月大的它模样可人,人见人爱,小孩子们更是纷纷忍不住要上来和它打招呼,或抚摸它。

  然而,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在两米远的距离看到小白后,却惊呼了一声,看上去,她对小白充满恐惧。

  我赶紧把小白从地上抱起,并对她说微笑了一下,示意她不用害怕。

  转身离开的时候,我想起了几个怕宠物的朋友,有的朋友怕,越小型的狗越怕,反而是大型的狗她不怕;有的朋友怕猫,但记忆中并没有被猫袭击过的印象;

  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怕看起来很温顺的宠物猫,已够让人诧异了,而我这些已成人的朋友,为什么也怕小型宠物呢?

  这个答案是,她们怕的是自己。

  我那几位朋友和这个小女孩神情中有一个很相似的地方,都是看上去非常依赖的那种。

  并且,其中两位朋友和我深聊过,她们知道自己依赖成性,对自己依赖这一点,她们既觉得这样不好,又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赢得别人的爱,所以她们心情很是矛盾,平时有点刻意不去看自己这一点。

  但是,当毛茸茸的小型宠物突然出现在她们眼前时,就好像心中那个“依赖的我”戏剧性地跳在她们面前,迫使她们不得不去面对,她们对自己心中“依赖的我”非常排斥,这一排斥投射到外部世界,就表现成她们对仿佛是依赖象征的小型动物的恐惧。

  对我那个朋友,我可以相当肯定地这样推测,但对那个小女孩,这就只是一种猜测了,因为对小型动物的恐惧可能有很多原因。

  另一种比较常见的原因是惧怕“弱小的我”。有些人的童年相当悲惨,在他们弱小的婴孩时代,他们得到的不是呵护,而是父母及其他成人粗暴的伤害,这使得他们内心中会藏着一个“被折磨的弱小的小孩”,受伤越重,他们就可能对这一部分的“我”压抑越深,最终会深到令自己都好像不记得这些体验了。

  但是,一看到弱小的小动物,他们内心中“被折磨的弱小的小孩”就会被唤起,先是痛苦的体验被唤起,接着这些体验会被投射到这些小动物身上,使得他们以“施虐的成人”的角色而自居,从而有遏制不住的冲动,想去折磨这些小动物,就好像是重复了童年时被亲密的成人折磨自己的经历似的,只不过,他们以前的角色是“被折磨的弱小的小孩”的受害者,而现在则是“施虐的成人”的支配者了。

  如果童年时被猫狗伤害过,那么也可能会恐惧猫狗。但是,这种恐惧是比较符合逻辑的。譬如,猫狗的攻击力越强,恐惧也就越强,和袭击自己的猫狗的身形越像,恐惧也就越强。

  貌似不合逻辑的事情,只是因为一些真正的原因没有被发现而已,而被使用的那一套逻辑,则多是自我防御,或是随意找来的借口。

  怕蜘蛛,常是怕控制型的妈妈

  人们对动物的恐惧五花八门,比较一致性的恐惧是恐惧被袭击,而除此以外的恐惧,则常是被压抑的“我”的投射,还常是象征性的。

  小型宠物是无助、可爱的依赖的象征,对小型宠物的恐惧则多是我们对自己依赖的一面的排斥的投射。

  蜘蛛的网则是无所不在的控制的象征,而对蜘蛛的恐惧,则常是我们对自己控制一面的排斥的投射。

  我和几个有蜘蛛恐怖症的人聊过,最后发现无一例外,他们真正恐惧的其实是自己的妈妈。他们的妈妈控制欲望极强,和他们紧紧地黏在一起,生怕他们长大,生怕他们独立而离开自己,于是用各种办法限制他们独立,譬如不让他们和别人交往,不让他们去外地读书,晚上也必须早早回家。但是,另一方面,这些妈妈也是具有奉献精神的,她们会在物质和时间上牺牲自己,而对孩子极好。

  本来,我们的文化和家庭风格就不允许孩子质疑父母对自己的爱,而假若父母看起来真的做出了巨大的牺牲,那么孩子就更不能对父母进行质疑了,他们的父母不允许,大家族不允许,社会不允许……最终,他们自己也不允许自己质疑了。

  但是,感受一旦产生就不会消失,控制欲望极强的妈妈会给孩子带来很大的困扰,而他们对这样的妈妈也会生出排斥心理,如果他们意识上不允许自己表达这些困扰和对妈妈的负面情绪,那他们的潜意识中就会埋藏着大量的这类信息,一旦找到一个突破口,便会喷涌而出。

  将控制欲望极强的妈妈比喻成蜘蛛,就是这时候的潜意识玩的游戏。看起来是对蜘蛛充满恐惧,其实这只是自己人生处境的一个象征罢了。

  并且,如果有一个控制欲望极强的妈妈,那么一个人的内心就势必会形成一个特定的内在关系模式——“左右一切的内在的妈妈”和“被左右一切的内在的小孩”。

  也就是说,尽管他们作为孩子会讨厌妈妈的控制,但在其他人际关系中,他们却很容易以“左右一切的内在的妈妈”自居,而将“被左右一切的内在的小孩”投射到别人身上,并实施从妈妈那里学来的一切控制手法。结果,不仅妈妈是只蜘蛛,他们自己也是一只蜘蛛。他们假若意识上看不到妈妈是只蜘蛛的事实,也一样会看不到自己是只蜘蛛的事实。

  然而,一旦看到一只真正的蜘蛛的存在,这个被压抑在潜意识中的真相就一下子会被触动,并以“蜘蛛恐怖症”的形式表达了出来。

  对蛇的恐惧也很常见。这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因为蛇的攻击力可能是致命的。不过,如果对蛇的恐惧是神经症性的、歇斯底里的和莫名其妙的,那也一样是反映了自己的问题——对性和攻击欲望等本能力量的过度压抑。对此,我以前的文章做过详细分析,这里就不多说了。

  动物可以是镜子,人也可以是镜子。

  6月底,我参加了一次家庭系统排列的工作坊,第一天,有几个会员在玩祥林嫂的游戏,在寻求治疗时都紧紧抱着“我是受害者”的角色,主持工作坊的香港治疗师郑立峰没有玩“我真同情你”的游戏,因为这就中了“祥林嫂”们习惯的投射与认同的游戏。结果,这招致了这些会员的明显不满。

  但是,第二天,当另一会员将“受害者”的角色表现得更淋漓尽致时,另两名会员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问题所在,第一天积攒的情绪立刻灰飞烟灭,开始对自己的“祥林嫂”形象开起了玩笑。

  对于不愿意觉悟的人,最残忍的事情是给他们一面清晰的镜子,让他们看到自己。

  所以,蜘蛛就成了蜘蛛恐怖症患者的巨大敌人,小型宠物就成了依赖成性且讨厌自己依赖的人的巨大敌人。

  对于愿意觉悟的人,最有价值的事情也是给他们一面清晰的镜子,让他们看到自己。

  不过,如果你有敏锐的心的话,你会发现,镜子无处不在,其实我们在任何事物上看到的,先都是自己的投射。

标签: 孩子 宠物 小狗

有礼物进行中 更多>>

柏可心营养鸡肉—关节护理(全犬用)
柏可心营养鸡肉—关节护理(全犬..
还剩 24
抽取花费:5TTB
卫仕海藻粉
卫仕海藻粉
还剩 0
抽取花费:15TTB
卫仕咿牛(猫用牛磺酸咀嚼片)
卫仕咿牛(猫用牛磺酸咀嚼片)
还剩 19
抽取花费:10TTB
柏可心营养鸡肉—口腔护理(全犬用)
柏可心营养鸡肉—口腔护理(全犬..
还剩 20
抽取花费:5TTB
柏可心天然营养牛肝
柏可心天然营养牛肝
还剩 19
抽取花费:5TTB
柏可心鸡肉—心脏护理(全犬用)
柏可心鸡肉—心脏护理(全犬用)
还剩 21
抽取花费:5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