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天天宠物网 > 宠物资讯 > 新闻 > 新闻快报 > 四川民间组织救助灾区动物

四川民间组织救助灾区动物

2009-06-05 01:20:34 来源:天天宠物网 浏览:254
收藏

救援队在运送粮食

震后许多宠物也成了“孤儿”

来自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的统计数据,汶川8级地震已经导致约1250万只动物死亡。为了救助那些幸存的动物,很多动物保护民间组织进入灾区。救助被困196小时老太太的两只义“前进”和“乖乖”被带回成都,另外90多只来自灾区的动物在启明小动物保护中心安了家。谈及这次搜救,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何勇说:“千万不能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对待这些劫后余生的动物,我们能够做的就是提供一种完善的解决问题的方案。”

  6月9日,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以下简称“IFAW”)结束了在四川地震灾区全部的救助工作。此时,救助被困 196小时的老太太的两只义犬“前进”和“乖乖”早已被带回成都,在“爱之家小动物救助中心”安了家。其间,亚洲动物基金(以下简称“AAF”)已经从都江堰搜救了许多宠物,他们把宠物托付给了启明小动物保护中心,后者是四川第一家合法的动物保护机构。

  据IFAW统计,5月12日发生的四川汶川8级地震已经导致约1250万只动物死亡。仅绵阳一地就有11.5 万头牛、13.9万头猪、430万羽家禽、9.1万只羊因地震死亡,该地区幸存约300万只动物。灾难发生后,包括I FAW、AAF、香港爱护动物协会(以下简称“SPCA”)、爱之家小动物救助中心和启明小动物保护中心等在内的诸多国际、国内民间组织,进入灾区进行动物救助。这也是中国灾难史上首次有民间动物搜救队参与救援行动。

  两只义犬的故事

  5月28日,60岁的陈运莲决定去四川彭州银厂沟寻找两只义犬“前进”和“乖乖”。自1997年,陈运莲开始收养流浪动物,并创办成都“爱之家小动物救助中心”,收容了近千只流浪

  8天前,陈运莲从成都媒体上看到了“前进”和“乖乖”的新闻:因为汶川8级地震,银厂沟发生泥石流,老太太王友琼因此被困山中。在被困196小时后,老太太奇迹生还。被困期间,素不相识的“前进”和“乖乖”长伴左右,舔其嘴唇,发出叫声并最终吸引了救援人员的注意。陈运莲大受感动,她决定进山寻狗。

  其间,关于两只义犬的消息层出不穷:5月21日,彭州市为防疫,开始对境内流浪狗进行捕杀,两只义犬面临被杀命运。

  “当时的消息太多了,有人说狗失踪了,也有人说狗死了,我就想知道事实。”一同前往彭州的共有十几个人,包括 “爱之家”的兽医、义工和SPCA的工作人员等。车行至彭州郊区,路越走越荒凉,几乎看不到流浪动物。陈运莲一行只能边走边问,义犬的故事人人皆知,但具体的发生地点、说法各有不同。在银厂沟厂区,他们巧遇成都空军突击队六队,正是后者救出了王友琼,并见证了义犬救助老太一事。但士兵们也没有明确的答案,“失踪了!”

  天色将晚的时候,陈运莲找到了“前进”和“乖乖”的主人——佛应寺的住持智富和尚。此时的佛应寺已经坍塌,多数僧人遇难,幸存的智富和尚无处可去。他告诉陈运莲,因为自己居无定所,所以他将“前进”放养了,“乖乖”则被暂时寄养在熟识的朋友家。见到陈运莲,智富决定将“前进”和“乖乖”托付给她,并承诺在寺庙重建之后将其接回。

  虽然两只义犬已被救回,但陈运莲有些担心:“地震肯定对它们有影响,它们看到人就紧张,看到镜头就害怕。”几天后,王友琼的儿子找到陈运莲,提出将狗接走抚养,但遭到拒绝。“过了那么久,为什么他们从来不去找这两只狗,我很失望。”还有很多人想抱走义犬,但都被陈运莲拒绝了。

  陈运莲:“既然要做,就不要怕”

  2006年底,“爱之家”搬迁到成都双流县彭镇柑梓乡,租地十亩,修建了狗舍39间,猫舍8间。地震发生之前,圈养的近千只狗叫声如狼;陈运莲正觉得纳闷,地震就发生了。幸运的是,猫狗平安。

  5月21日,“爱之家”牵头发起灾区小动物免疫救助行动,前往重灾区都江堰和青川等地进行动物救助。陈运莲说,“我们有义务为国家解决一些琐碎的事情。”救助计划分为两种类型:一是流浪动物,随行的医生会进行仔细检查,无病或者无大病的动物带回成都收容,病情严重的则与当地政府联系进行人道处置;二是家养宠物,由于灾民大多居住在密集的帐篷区,无力抚养宠物,“爱之家”负责将宠物带走,代为抚养,等灾民安顿之后,再将其返还。

  陈运莲自认有动物救助的经验,“我收养了10年流浪动物,亲力亲为。”但在灾区进行动物救助还是第一次。5月 24日在青川的一次救助经历,让陈运莲心有余悸。当日余震不断,陈运莲在一栋坍塌了一半的居民楼前听到了狗叫声,寻觅过去,发现两只狗躲在废墟里,顶上是一扇悬空垂挂的防盗门。无论陈运

  莲怎样呼唤,两只狗都非常警惕,毫不动弹。无奈之下,她只好爬了过去,扔了一些火腿肠,引诱它们过来,同时柔声呼喊:“乖,妈妈来救你们了,过来好吗?”好不容易抓到了一只狗的牵绳,“轰隆”一声巨响,余震袭来!陈运莲只能趴到地上,不敢动弹。几秒种后,余震过去,她感觉全身发软。

  即便如此,陈运莲还是表示,“既然要做,就不要怕。当时在青川如果房子塌了,我死了,那就是命中注定。”

  从1997年开始收养流浪动物至今,陈运莲说自己已是一无所有,“商铺、房子、汽车等基本上都卖掉了。”“爱之家”原本收留了近千只流浪动物,地震之后,又救回了100多只小动物,狗舍、猫舍拥挤,粮食告急,仅有的7个上年岁的工作人员也都疲惫不堪。陈运莲说,“最困难的是财政问题。救助很容易,但是救回来之后,生存等后续问题最困难。”

  乔娜:“我们太缺乏应急公关”

  相比陈运莲,27岁的乔娜谨慎许多。

  2003年7月,当时还是四川师范大学法学院四年级学生的乔娜创办了启明小动物保护中心。乔娜说,启明并不是单纯收容流浪动物,而是有针对性地进行救助,比如对被虐待、被捕杀和被食用等类型的狗进行收容。“我们希望通过有效、理性的救助进行一种有效的示范。”

  5月19日,为了确保大灾之后无大疫,重灾区青川县开始捕杀全县犬只。青川县抗震救灾指挥部发布公告:51 2地震发生后,全县大部分犬只无人饲养,它们四处流浪,容易与人争食,乱拉乱排,咬人伤人,危及群众安全,传染疾病。为此指挥部决定集中时间、人力对犬只进行集中捕杀。

  乔娜从电视上得知了灾区动物将要被捕杀的确切消息。之后,她与IFAW、AAF和SPCA等组织联系,希望能够协同救助。得到的反馈是:“稳一下,先别动。”

  几天后,IFAW传来新消息,他们已经与农业部联系,将派遣专业动物救援队进入灾区。AAF也表示他们将派遣专业灾区动物救助队到灾区救援,并选择启明作为他们在四川唯一的一家灾区动物收容、救助以及灾区救助动物事后处理的合作单位。乔娜回复说,“全力配合,你们救助回来的流浪动物我们全部收治。”

  乔娜在网上公开发布声明,解释了不直接进入灾区进行动物救援的原因:其一,国内的动物保护中心根本没有在灾难中救助动物的设备和经验,更不具备在灾难中救助受伤动物、疾病动物的医疗条件;其二,没有捕捉灾区动物的良好设备和经验如果被捕捉动物受到惊吓,可能伤人,会造成灾民恐慌;其三,如果不理性的行为造成恐慌,政府则会更加坚定捕杀灾区动物的决心;其四,没有能力保障进入灾区人员的安全;其五,对于灾区已经捕捉的动物,没有能力做到在第一现场对它们进行全面消毒和疾病检测,这样容易将疾病从灾区带出。

  但是乔娜的声明引来了许多批评的声音,“有人认为我们太过谨慎,耽误了时间。”

  如今,启明小动物保护中心共收治了90多只来自灾区的动物,多是AAF救助出来的。回顾整个救援过程,乔娜总结说:“我们的理念一致:理性救助如果我们当初态度激进,冲进去,可能看起来轰轰烈烈,也能救助几只特别温顺的流浪动物回来,但以后的工作怎么进行?”但她也承认,“我们太缺乏应急方面的公关,一开始太过低调,另外缺乏专业的救助经验。”

  AAF:救助宠物

  5月24日,都江堰狂犬病防治办公室明确表态,同意AAF进入都江堰对无主犬只、猫以及主人弃养的宠物进行收容,并发布收容热线,设立灾区动物救助点。次日,AAF创办人谢罗便臣女士、兽医团队、公关教育部以及饲养员等一行9 人前往都江堰。他们一行的主要救助目标是为无力再继续饲养宠物的灾民提供长达半年的免费收容和寄养服务。AAF是一家动物福利慈善机构成立于1998年,总部设在香港,在英国美国等国家均已正式注册并享受税收减免的待遇。

  “我们能够做的只是帮助那些有主人的动物度过困难时期,很少抓捕流浪动物,我们没有人力和专业工具去做这些事情。”AAF的中国关系总监杨敏在成都办公室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是我们能够找到的最好的方式。”

  2005年8月,5级飓风“卡特里娜”袭击美国,新奥尔良成了一个泽国,死亡1000多人。最初政府发布疏散命令时,规定任何疏散人群不得携带宠物。于是,许多主人拒绝离开灾区——为了他们心爱的伙伴。两周之后,宠物救援队开入城中,开始救援,但大量无主宠物已经死亡。此后,美国政府修改了规定:在

  灾难撤离的时候,不仅许可而且鼓励人们带上宠物。

  “很多主人和宠物之间的情感很深,灾难过后仍是不离不弃,将宠物托付给我们的时候,眼泪涟涟。他们都说,一定会再将宠物接回家。”杨敏认为,“政府有必要在救灾过程中考虑动物的命运,这其实也是为人类着想。”

  杨敏并不赞同之前的捕杀行动,但她也承认,这是无奈之举。“抗议和无休止的争论并不是唯一的方法,真正要考虑的事情是,除了反对猎杀,还能有什么实际的解决方案?”

  这一次,他们的做法同样遭遇非议,“有人指责我们太谨慎、太冷静,速度太慢。但是我们也很为难,因为没有足够的经验。做也不对,不做也不对。”

  杨敏认为救助团体不能盲目进入灾区。一是余震不断,许多地方仍然危险重重;二是在目前的环境下,不可能进行大规模的流浪犬的救助。“问题很多,很多动物救助团队都没有相关经验,大家都是仓促上阵。很多人自发前往灾区救狗,抓到狗,抱在怀里就回去了。许多救助行动都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让杨敏高兴的是,“这次动物的命运引来这么多的争议,本身已经是一种改变。”

  IFAW:“这是一次成功的救助”

  在IFAW公关事务部经理何勇看来,“这是一次成功的救助。”

  在参与救助的诸多动物机构之中,IFAW的经验相对丰富。IFAW在全球16个国家设有代表机构,曾多次参与全球各地的自然灾害的紧急救援和灾后重建工作,包括日本神户大地震、印度洋海啸和美国的卡特里娜飓风。据何勇介绍,此次IFAW派出的团队,除了兽医、动物行为学的专家等,还包括刚刚从智利火山爆发地区赶来的两位救援专家。

  IFAW其中的一个项目点设在德阳市尊道镇。6月1日,当何勇一行到达之时,当地正筹备成立打狗队。他们一到,这个计划马上被取消。当地政府和IFAW达成共识,承诺不会对该地区的犬只进行捕杀。“政府担心狂犬病,大规模的打狗行动只是无奈之举,他们非常乐意我们在艰难时期提供帮助。”

  IFAW给出的策略是大范围地进行疫苗的补打工作。尊道镇包括18个村庄,2万多人口,IFAW进行了地毯式搜索,为当地幸存宠物和牲畜注射疫苗。他们还为当地兽医提供培训,教导其如何人道捕捉动物以及人道处置无法回归家庭的流浪动物。

  何勇说,“中国缺乏灾后处理动物的相关经验,猎杀是政府部门首先想到的最有效的方式。但在我们看来,疫苗的普及才是控制疫情最有效的途径。”

  除了补打疫苗,IFAW的另外一项工作是为当地幸存的农业动物(牛、猪等)提供临时围栏,为这些从危险地区转移出来的动物提供临时的家。“灾难之后,政府部门需要吸纳专业的民间力量进入救援体系,但民间组织同样需要寻找合适的方式进行救助。”何勇说,“动物救助永远会被放在一个次优先的位置。我们强调,通过救助动物来帮助灾民进行经济和心理的重建。”

  何勇说:“千万不能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去对待这些劫后余生的动物,我们能够做的就是提供一种完善的解决问题的方案。”

有礼物进行中 更多>>

柏可心营养鸡肉—关节护理(全犬用)
柏可心营养鸡肉—关节护理(全犬..
还剩 24
抽取花费:5TTB
卫仕海藻粉
卫仕海藻粉
还剩 0
抽取花费:15TTB
卫仕咿牛(猫用牛磺酸咀嚼片)
卫仕咿牛(猫用牛磺酸咀嚼片)
还剩 19
抽取花费:10TTB
柏可心营养鸡肉—口腔护理(全犬用)
柏可心营养鸡肉—口腔护理(全犬..
还剩 20
抽取花费:5TTB
柏可心天然营养牛肝
柏可心天然营养牛肝
还剩 19
抽取花费:5TTB
柏可心鸡肉—心脏护理(全犬用)
柏可心鸡肉—心脏护理(全犬用)
还剩 21
抽取花费:5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