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天天宠物网 > 宠物资讯 > 新闻 > 新闻快报 > 生活在废墟里的狗狗们的故事

生活在废墟里的狗狗们的故事

2009-06-05 01:24:34 来源:天天宠物网 浏览:300
收藏

故事导读

  一夜之间失去熟悉的家园,会是什么情形?如今,江北区溉澜溪片区就有一群失去家园的儿,它们每天食垃圾,宿露天,尽管主人早已不见踪影,尽管曾经的家园已是一片废墟,但它们依然坚守着、等待着……

  去年6月开始,江北区溉澜溪片区开始拆迁,近5000户居民从老旧平房搬进新建的高楼大厦。很短时间里,街上多了许多流浪狗。这让负责拆迁工作的老陈很是担忧:已经拆迁的房屋只是小部分,大面积拆迁尚未启动,到那时,狗儿们该怎么办?

  来福:差点被“红烧”

  仿佛预感到了自己的命运,一向听话的它死活不肯离开老屋。

  “鸭肝没有了,今天多买点。”前日早晨8时,家住江北区塔坪的老陈出门上班。他一边叮嘱老伴,一边急匆匆地将冰箱里最后一点鸭肝装好揣进口袋——每天上班带鸭肝,已是老陈近一年的习惯。

  50多岁的老陈,是江城拆迁有限公司溉澜溪片区拆迁办工作人员。为挨家挨户动员居民按时搬迁,他每天穿行在溉澜溪的街头巷尾。去年6月,随着部分居民开始搬迁,老陈发现,街上突然多了许多脏兮兮的狗。起初,老陈并没在意,直到遇上土狗“来福”。

  去年10月,老陈走到溉澜溪大桥桥头时,见一男子正拼命将一条土狗拉出屋,土狗四脚蹬地不愿离开,眼神幽怨地盯着男子“呜呜”低鸣。“不是你的狗吧,这么不听话。”好奇的老陈随口一问,让他与狗结下缘分。

  男子称,这是他养了很久的土狗“来福”,马上要搬新家,家人不愿将它带进装修一新的楼房,只好将它送给朋友。但朋友不擅养狗,准备将肥滚滚的“来福”杀了红烧。可能知道自己的命运,一向听话的“来福”死活不肯离开老屋。

  看着“来福”乞求的眼神,老陈动了恻隐之心:“卖给我吧!”他递给男子20元钱,“来福”顺从地跟他回到拆迁办公室,交给专人喂养。如今,“来福”已成为拆迁办的护院。似乎懂得老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只要一见他,它总会兴奋地扑上来,尾巴摇得特别欢。

  像“来福”一样幸运的狗儿,拆迁办公室还有3条,要么是工作人员从狗主人手里救来,要么是从路边捡来。但因喂养能力有限,更多的狗儿只能终日流浪在街头。害怕它们饿死,老陈只好每天随身带着鸭肝。

  小京巴:眼巴巴守着老屋

  它拼命跑拼命叫,但哪追得上载着主人疾驰而去的车?

  中午,在老陈带领下,记者走进溉澜溪老街。

  在头塘街口,一条脏兮兮黄色京巴狗从路边草丛钻出。头塘街26号门口,一男子正端碗吃饭,小京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男子手中的碗,径直向男子走去。终于,它在一米之外停下,怯怯地看着男子,眼神里满是渴望和警惕。

  见此,旁边的店主王明胜端来自家土狗的饭碗,小京巴张了张嘴,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两步,低头舔了舔脚上的伤口,又怯怯地退了回来。“它多半被打过,不敢轻易接近陌生人。”王明胜说,这条街上流浪狗很多,因为经常乱跑找食,会被不喜欢狗的人棒打,所以流浪狗都比较怕生人。

  “我认识它。”老陈掏出鸭肝撒在地上,说第一次见它,是在3个月前。那天,老陈去给一居民作动员,路过溉澜溪正街,正好一居民搬家。家具、电器装了满满一车,主人一一跟身边邻居道别后,货车启动离开。开出20多米后,老陈发现,这条黄色京巴从旁边小巷钻出,追着货车猛跑。京巴拼命跑拼命叫,但哪追得上疾驰而去的车?100多米后,小京巴再也跑不动了,气喘吁吁地停下,冲着远去的货车“汪汪”狂叫。10多分钟后,它在一步三回头中回到人去楼空的老房。

  也许是不相信主人就这样遗弃了自己,之后很多天,老陈都能在那座老房前看到眼巴巴守在门前的小京巴。

  虎虎:“打工”养活自己

  现在,它已瘫痪,目光却总是望着过去主人回家的路。

  走出头塘街口,一条全身黑色的杂交犬是记者遇到的第二只流浪狗。它半卧在华银机电开发公司旁边路口一简陋工棚下,两只耳朵和腹部毛发已被泥巴打结。看到陌生的记者,它努力往工棚内缩着身子,但努力了几次,身子还是不听使唤——它下半身已瘫痪,两条腿失去行动能力。

  旁边小卖部的马大姐说,这条杂交犬名叫“虎虎”,以前的主人姓陈。半年前,陈全家迁往鲁能新城,“虎虎”便托付给附近的租赁户。但不久,人们发现“虎虎”两条后腿被车轧断,从此每走一步都得艰难地拖着身子。

  后来,有人在路口搭工棚卖起快餐,“虎虎”便在快餐棚下安了家。卖快餐的老板捡来一只塑料桶给“虎虎”做饭碗,每天中午给它一碗饭,“虎虎”从此再没离开过。可能是“吃人嘴软”,“虎虎”每天主动帮快餐老板看家,要是有人不经允许想进快餐铺拿东西,“虎虎”准会大叫着提醒。

  除了为快餐铺“打工”,“虎虎”做得最多的,就是头朝路尽头躺着。马大姐说,“虎虎”原来的家就在路的尽头,这路口是它回家的必经之路。以前,“虎虎”喜欢在这里等主人下班回家,现在,它还是在想家,在等主人回来。

  白加黑:空房里的哀鸣

  它每天守在门前“汪汪”大叫,日夜不停地呼唤,即使被人打得伤痕累累。

  离“虎虎”10米开外的垃圾堆里,几条满身长癞的土狗正在寻找食物。该片区很多人已搬走,生活垃圾并不多,几条土狗不停用脚刨弄着垃圾,也没找到多少可食之物。它们不得不失望地下来,向下一个垃圾堆走去。

  老陈说,这样成天疲于奔命的流浪狗,近一年来在溉澜溪片区有二三十条。去年冬天,不少狗儿又冷又饿,最终没能见到春天的阳光。特别是冬至之后,流浪狗更是一夜之间减少了许多。其中最让老陈牵挂的,是一条名叫“白加黑”的卡宾犬。

  一个多月前,溉澜溪菜市场拆迁办公室接到110转来的电话,说附近利华厂宿舍有人报警,有条狗在居民楼日夜叫嚷已长达一周,影响居民休息,希望拆迁办同志将狗领走。保安何小军赶到现场,发现扰民的狗是一条黑白相间的卡宾。它浑身是伤,躺在楼顶一民房前。邻居说,这家主人10天前已搬走。最初发现家园空空时,卡宾在楼下四处奔跑寻找主人的身影,但找了几天不见踪影后,它回到楼顶,从此寸步不离。它每天守在门前“汪汪”大叫,日夜不停地呼唤主人。有人不堪其扰,将卡宾暴打一顿,要将它赶走,但它总是趁人不注意又溜回来,死活不肯离开。

  何小军将卡宾抱回办公室,洗澡、擦药后,取名“白加黑”。后来,收拾干净的“白加黑”被附近一工地的工人收养。工人王兴春证实,刚来时,“白加黑”身上伤痕累累。如今,恢复健康的“白加黑”每天跟着工人同吃同住,见到他们回来,就一一上前亲热。

  吃过记者带去的狗粮,“白加黑”还摇起尾巴以示友好。记者离开时,它一直跟在身后送出近百米,直到汽车开出很远,它还站在身后拼命摇着尾巴…

有礼物进行中 更多>>

柏可心营养鸡肉—关节护理(全犬用)
柏可心营养鸡肉—关节护理(全犬..
还剩 24
抽取花费:5TTB
卫仕海藻粉
卫仕海藻粉
还剩 0
抽取花费:15TTB
卫仕咿牛(猫用牛磺酸咀嚼片)
卫仕咿牛(猫用牛磺酸咀嚼片)
还剩 19
抽取花费:10TTB
柏可心营养鸡肉—口腔护理(全犬用)
柏可心营养鸡肉—口腔护理(全犬..
还剩 20
抽取花费:5TTB
柏可心天然营养牛肝
柏可心天然营养牛肝
还剩 19
抽取花费:5TTB
柏可心鸡肉—心脏护理(全犬用)
柏可心鸡肉—心脏护理(全犬用)
还剩 21
抽取花费:5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