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天天宠物网 > 宠物资讯 > 新闻 > 新闻快报 > 寂寞海岛的护蛋使者

寂寞海岛的护蛋使者

2009-06-05 01:21:41 来源:天天宠物网 浏览:211
收藏

清晨5点,象山韭山列岛积谷山礁石边的一艘木船上,灯亮了,船老大杨建国着腰钻出船舱。由于雾大,海面上灰白一片,他揉揉眼睛,向岛上环视了5分钟。

  船舱里陆续又钻出3个人,一夜的海浪打船,摇得他们难以入睡,个个都还晕乎乎的。然后,有人洗漱,有人开始做早餐。稀饭是用前一天晚上吃剩的米饭熬的,和着一点咸菜和腐乳,4个年过半百的男人“呼啦呼啦”就下肚了。

  “起锚了。”杨建国放下碗一抹嘴,走向船舱。木船沿着海岛缓缓前行,一天的护蛋生活又开始了。

  韭山列岛是野生鸟类的乐园,每天在鸟儿们产蛋的旺季,一些人都要偷偷上岛偷蛋,然后卖给一些酒店,海鸟蛋一时成为了当地的一道特色菜。为了保护野生鸟类的繁殖,最近,象山县韭山列岛省级海洋生态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和工商、环保等7家单位共同发出公开信,呼吁全县餐饮企业共同抵制收购海鸟蛋。

  杨建国等4人就是象山韭山列岛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专门请来的护蛋队员。上月下旬,岛上的海鸟又进入产卵期,为了防止有人上岛捡蛋,他们一行人就住到了岛上,日夜守护那些海鸟精灵的后代。到昨天,他们已经住了20多天了。

  前天,记者登上海岛,和护蛋队员们一起巡逻,体验了这些平凡护蛋使者在寂寞中的坚守。  “神话之鸟”的蛋全没了

  一早,记者在象山爵溪码头搭上了韭山列岛自然保护区的巡逻艇。“韭山列岛地处外海,受海岸影响较小,而且还处在我国东部候鸟的迁徙线上,所以在这里繁殖的海鸟和休息的候鸟特别多。”黄嘴白鹭、岩鹭、白鹭、黑脚信天翁、黑尾鸥……在艇上,护蛋队长沈德法就滔滔不绝地列举着各种鸟的名字,这个黑黑瘦瘦的中年男人,一说起这些,就得意地把眼睛眯成一条线。

  1个半小时的海上颠簸,让记者晕头晕脑,直想吐。这时候,沈德法突然招呼我们上甲板看看。

  “这个岛叫麒麟头,海鸟特别多。”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记者惊喜地看到,不远处的海面和岩礁上,聚集了许多黑色的小点,船靠近后,几百只海鸟腾空而起,呼啦啦像一大片云一样悬浮在麒麟头的上空。

  “海鸟群居数量越大,鸟蛋就越集中,越容易成为偷蛋者和捕鸟者的目标。”沈德法说,去年6月中旬,在韭山列岛中心岛屿上,800多只鸟蛋被人捡拾一空。后来,他们在附近的大排档找到了那些鸟蛋,老板正以每只15元到35元的价格向客人兜售。最后,只有黄嘴白鹭的蛋“人口脱险”,原因是它们的口感不佳。

  3年前,韭山列岛将军帽岛上出现了10对以上的黑嘴端凤头燕鸥。这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鸟类,全球种群数量估计不足50只,因数量稀少、踪迹神秘,故有“神话之鸟”的美称。“可去年鸟类专家再来考察的时候,只找到了4对,再找鸟蛋,全没了。人类的‘一窝端’,对海鸟的繁衍生息带来致命打击。”沈德法感到很痛心。

  “今年我们规定在6月至9月的海鸟产卵期里,任何人和船只都不能进入保护区。但肯定还是有人在惦记着那些蛋,趁我们不注意上岛偷蛋。”沈德法说,今年他们特别增派了人手,还让护蛋队员常驻在主岛南韭山岛、积谷岛和东嘴头3个岛上。

  巡逻艇绕着麒麟头岛巡视了一圈,没有发现可疑船只和人员,我们才放心地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积谷岛——鸟类最密集的一个岛。  鸟窝在哪里窝里几个蛋都清楚

  护蛋队员杨建国的木船就长期停靠在积谷岛边上,我们和他们会合时,他们刚巡逻了一圈回来。由于风浪太大,巡逻艇颠簸得厉害,我们上了木船。

  在岛上,护蛋队员陈仁法带我们去看鸟蛋。“你们千万别摸,鸟蛋被人摸过或者偏离了原来的位置,鸟妈妈就不会再孵化它们了。”陈仁法叮嘱我们。

  “那块石头的下面有个鸟窝,里面有3个蛋,应该是海鸥蛋。海鸥蛋上有花纹,和鸭蛋差不多大。白雕的蛋是白色的,比本鸡蛋还要小些……”陈仁法一路走一路指点给我们看。岛上鸟窝的分布,甚至窝里有几个蛋,是什么鸟下的蛋,队员们都清清楚楚。为了躲避人类的毒手,海鸟们现在都把“育婴巢”建在陡峭的悬崖上,有些连他们都发现不了。

  “海鸟很团结,有人一靠近鸟窝,他们就会一起黑压压盘旋在你头顶上,一边叫,一边用鸟屎攻击你。”队员们一般不轻易上岛打扰它们,有时为了检查蛋是否还在窝里不得不上岛,所以没少被“屎弹”击中。

  “鸟儿其实也有灵性的,相处久了,它们似乎知道我们没有恶意,和我们亲多啦,我们的船停着,他们不叫了,有些还敢慢慢靠近了。”陈仁法笑得很开心。  打了一场护蛋追击战

  让队员们欣慰的是,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发现哪个鸟窝里的蛋不见了。在他们24小时监控下,很少有船能靠近鸟岛,但并不是没有。

  几天前的早上5点多,队员陈立明起来钻出船舱,一眼就看见岛边停着一艘小铁皮船。“有人想上岛!”凭着他的经验,整个积谷岛就这个地方比较容易登岛,船在这里抛下锚,肯定有鬼。

  他赶紧叫醒其他队员,商量对策。“我们先慢慢靠近,等人上了岛,直接把船扣下,把他们困在岛上。”但对方还是很快发现了他们,开船逃窜,队员们驾着木船在后面紧追不舍,一边打电话向总部要求增援。

  对方船小灵活,故意在岩礁中来回穿梭,可杨建国的船技也不错,紧紧跟在后面。一个多小时的追击后,终于将铁皮船拿下。  浪打礁石如响雷让人难入睡

  小木船是护蛋队员们的“办公室”,也是他们的宿舍,护蛋队员们除了上岛,其余时间都挤在这条小船里。逼仄的船舱里,只有一条仅能容一人通过的过道,两边用木板搁成了4张“床”——一个必须猫着腰钻进去抬头就会撞到木板的空间。对于4个都身高体壮的汉子来说,这些床实在是太小了。

  时近中午,陈仁法开始做饭。厨房在船舱的尾部,只有一个简单的煤气灶。午餐很简单,一个清炒大白菜,一个清蒸咸鱼,4个人没吃完,说是留到晚上继续吃。

  每隔一周,会有小渔船过来给他们送些蔬菜。“天热了,很多菜都没法放太久,所以,我们的饭菜只能将就点。”20多天来,他们就在咸鱼、咸豆、青菜等有限的几个菜肴里变换着吃,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肉了。

  下午我们开着小船又去各个岛上巡查了一番,平安无事,大家都放心地回来了。

  夜幕降临,漆黑的大海上伸手不见五指。风浪大了起来,船摇得像荡秋千,海浪拍打礁石声音像打雷一样,声声都在耳边,令人难以入睡。

  队员们都坐在船舱里看那台15英寸的电视,当然,里面收不到有线电视节目,只能放一些录像。这些录像他们已经看了十几遍了,但是,他们仍然在看,因为这是他们夜间唯一的消遣。  “不是为挣钱才来干这行的”

  除了寂寞,让队员们难以忍受的是缺水。他们每次去本岛提四五百斤的水,回来要用上整整一周。“实在是不放心离开岛啊,万一有人上岛偷蛋,那我们几十天巡查的心血就都白费了。”为了省水,队员们经常好几天都不能洗一个澡,每个队员身上都有一股海腥味和汗酸味。

  队长沈德法说,队员们一般要在船上呆一个月才有人来轮换,每个月的工资最多只有1500元。“我们不是为了挣钱才来干这行的。野鸟越来越少了,蛋再不保护,它们就该绝种了。我们是心疼这些鸟儿啊。”陈立明说得很朴实。

  “护蛋的人手还是缺啊,我们现在只有20多人,虽然比去年多了许多,但对于有76个岛礁的韭山列岛来说,只有这些人远远不够。”沈德法叹了口气,说:“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护蛋队伍,保护这些可爱的海上精灵。”

标签: 海岛 使者

有礼物进行中 更多>>

柏可心营养鸡肉—关节护理(全犬用)
柏可心营养鸡肉—关节护理(全犬..
还剩 24
抽取花费:5TTB
卫仕海藻粉
卫仕海藻粉
还剩 0
抽取花费:15TTB
卫仕咿牛(猫用牛磺酸咀嚼片)
卫仕咿牛(猫用牛磺酸咀嚼片)
还剩 19
抽取花费:10TTB
柏可心营养鸡肉—口腔护理(全犬用)
柏可心营养鸡肉—口腔护理(全犬..
还剩 20
抽取花费:5TTB
柏可心天然营养牛肝
柏可心天然营养牛肝
还剩 19
抽取花费:5TTB
柏可心鸡肉—心脏护理(全犬用)
柏可心鸡肉—心脏护理(全犬用)
还剩 21
抽取花费:5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