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天天宠物网 > 宠物资讯 > 新闻 > 新闻快报 > 九种很小很强大的动物

九种很小很强大的动物

2009-06-05 01:21:37 来源:天天宠物网 浏览:443
收藏

我们通常会被体型巨大的野兽吓到,但实际上,真正可怕的反而是那些貌不惊人的小动物,因为他们具有危险而令人痛不欲生的武器。感谢上帝,绝大多数读者一辈子也不会遇到以下这些小动物,更不会被它们伤害。但每年,还是有不计其数的人惨遭其毒。以下并非自然界最致命的小动物,而是最危险抑或是最令人痛苦的九大动物,请看:

壁虱

排名第九:壁虱

  壁虱是自然界仅次于蚊子的疾病传播者。它们稀释其他动物的血液卫生,寄生于宿主的皮肤上,其中也包括人类。清理壁虱是一件麻烦事,必须极为小心,莽撞行事很容易把壁虱的头部留在皮肤里,导致严重感染。根据维基百科记载,硬壁虱可以在人群中传播多种疾病,如莱姆病、落基山斑疹热、野兔病、马脑炎、科罗拉多壁虱热、非洲蜱咬热以及多种埃里希体病病毒。壁虱咬宿主时会注入毒素,使宿主产生麻 痹症状,尤其是后腿,然后渐渐上升终至全身麻痹。被刺咬受伤,除造成痛痒不安外,伤口还可能引起各类蝇类幼虫症的感染。

长毛蜘蛛杀手

排名第八:长毛蜘蛛杀手

  长毛蜘蛛杀手又称长毛蜘蛛鹰,体形较大,名字又是“鹰”又是“杀手”,其凶狠可见一斑。长毛蜘蛛杀手得名于其生活方式:在幼虫阶段,它以塔兰图拉长毛蜘蛛为食。长毛蜘蛛杀手的叮咬被列为世界上最疼痛的伤口之一(也许仅次于子弹蚁的叮咬)。一个研究者曾经被它咬过,据他的描述,“伤口立刻感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直接的后果就是我什么也做不了,仿佛全身的开关都被人关上,只留下尖叫的开关。什么克制,什么公德,一下子都被抛到脑后,只剩下尖叫。”而在美国新墨西哥,长毛蜘蛛杀手是该州的象征之一。

采采蝇

排名第七:采采蝇

  采采蝇是舌蝇属中的吸血蝇,生活在热带非洲,长约6-15毫米,以脊椎动物的血液为食。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到与一般蝇类相比,采采蝇有着金黄色的美丽的外表,向前的剌吸式口器和特征性的翅脉可与其它叮咬蝇相鉴别。采采蝇一生交配一次,雌采采蝇不产卵,直接产下幼虫,在适宜的滋生地和食物充足的情况下,每10天可产一个幼虫。

  采采蝇以在人群中传播昏睡病以及在家畜中传播那加那病而著称。昏睡病是因感染布氏冈比亚锥虫或布氏罗得西亚锥虫而引起的寄生虫疾病,二种不同亚种的锥虫导致二种不同类型的昏睡病。早期症状和体征有头痛、不规则发热、软组织肿胀和关节疼痛,随着病情的发展,锥虫侵入脑组织,累及中枢神经系统,往往导致神经失常、昏迷(昏睡阶段)甚至死亡。冈比亚锥虫病潜伏期可长达数月或数年,通常病程较缓;罗得西亚锥虫病不存在潜伏期或潜伏期很短,感染进展急速。如果不进行治疗,两者的死亡率均为100%。

  目前所知可传播昏睡病的采采蝇有9个种和亚种,所有采采蝇均靠吸血生存,但不同种的采采蝇嗜好的血源不同,最危险的是那些对血源选择不专一的种群,它们通过叮咬已经感染的人、大家畜或野生动物而被锥虫感染,感染后再叮咬其他人或动物时,就将锥虫注入血内,锥虫繁殖并侵入机体的体液和组织引发疾病。

非洲劲蜂

排名第六:非洲劲蜂

  非洲劲蜂又称非洲杀人蜂。多年以前,26只坦桑尼亚女王蜂被意外的带入巴西,并与当地蜜蜂杂交,形成了今日凶残的非洲杀人蜂。非洲杀人蜂的致命天性在于其对外界极为敏感的群集防御体系。更可怕的是,即使受害者早已被逼退,远离蜂巢,杀人蜂也照样穷追不舍,赶尽杀绝。这是这一天性使得他们的攻击极度致命,而死在非洲杀人蜂的狂舞之下也是世界上最痛苦的死法之一。而与之相对的,非洲杀人蜂毒针的效果其实和普通蜜蜂差不多。

  有一年,巴西的几名工作人员在清除烟囱上的一个蜂窝时,触怒了那里的“杀人蜂”,霎时间,发了疯的野蜂倾巢而出,整个天空响起了可怕的嗡嗡声。不管是人还是牲畜,只要是活动的物体,狂暴的蜂群都要加以攻击。事后人们统计,在3个小时内,竟有500余人总共被蜇了3万多下,平均每人60几下。此外,还有许多被蜇死。在另一起“杀人蜂”袭击人的事件中,受伤的人竟超过了1000人。

  蜜蜂研究专家奥利泰勒教授对非洲杀人蜂进行了多年研究后发现,蜂王是蜂群行动的指挥者,一旦发现活动中的生物,就“命令”进攻,穷追不舍,一追就是几公里。而有趣的是,当蜂王分泌出一种叫弗罗蒙的物质,群蜂一闻到这种气味,顿时变得温顺起来,就会停止战斗。现在,这种物质已经能够人工合成了。泰勒将弗罗蒙物质和一只蜂王放到自己下颌长胡子上,手捧着蜂箱,杀人蜂爬满了他的脸庞,也都乖乖地不再刺蜇人了。

以色列杀人蝎

排名第五:以色列杀人蝎

  以色列杀人蝎,又称以色列金蝎或中东金蝎,栖居在中东和北非干燥的沙漠区,生长缓慢,体长约5~8公分,体色为黄褐色、深褐色到黑都有,尾部相对较短。以色列杀人蝎的体型呈纤细的流线型,但却拥有一对强力的大型螯肢。这个金黄色的美丽小动物是世界上第一毒蝎,以其凶残的习性和剧毒的尾刺闻名于世。它的毒液实际上是多种神经毒素的混合。尽管其毒液的剂量通常不足以杀死一个成年人,但对于小孩和老人来说,它依然是致命的。有趣的是,从以色列杀人蝎的毒液中提取出的缩氨酸蝎氯毒素是治疗脑肿瘤的灵丹妙药,而毒汁中的其他成分对治疗糖尿病也有奇效。

黑寡妇蜘蛛

排名第四:黑寡妇蜘蛛

  黑寡妇也许是世界上声名最盛的毒蜘蛛了,死在其毒汁下的人不计其数。黑寡妇蜘蛛是一种具强烈神经毒素的蜘蛛。它是一种广泛分布的大型寡妇蜘蛛,通常生长在城市居民区和农村地区。其毒汁的毒性比响尾蛇的还要强,只是分泌量较少使其致死率显得稍低。黑寡妇蜘蛛的毒液会促进神经递质乙酰胆碱的释放。乙酰胆碱作用于肌肉,能引起肌肉的收缩。一般而言,黑寡妇蜘蛛的毒素对儿童和体弱者威胁较大。不分公母,黑寡妇蜘蛛的腹部都有一个红色的沙漏状花纹。母蜘蛛一般体型较大,而且和民间传说不同,母蜘蛛在交配时很少会吃掉公蜘蛛。

  黑寡妇蜘蛛通常生活在温带或热带地区。它们一般以各种昆虫为食,不过偶尔它们也捕食虱子、马陆、蜈蚣和其他蜘蛛。当猎物缠在上网,黑寡妇蜘蛛就迅速从栖所出击,用坚韧的网将猎物稳妥地包裹住,然后刺穿猎物并将毒素注入。毒素10分钟左右起效,此间猎物始终由蜘蛛紧紧把持着。当猎物的活动停止,蜘蛛将消化酶注入伤口。随后黑寡妇蜘蛛将猎物带回栖所待用。

行军蚁

排名第三:行军蚁

  行军蚁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大群行军蚁席卷而来。行军蚁主要栖息在非洲和亚洲,在长途“行军”时会建立临时蚁穴。它们对人类最大的威胁也就在于行军。当五千万只蚂蚁组成的军团穿堂入室,五千万饥饿的食袋就在四处寻找补给。于是,年轻人或者儿童就有可能被大团的行军蚁覆盖,窒息而死。蚂蚁军团会进入人的肺里,最后从里到外把人全部吃掉,只留下一具骨架。它们的下颚极为有力,咬住东西就再不松口,因此,在某些医疗条件较差的非洲地区,单只行军蚁会被用来当作缝合伤口的钉子。

  行军蚁行动非常迅速。虽然每一只行军蚁都非常小,一滴水就可以就可以将它冲走或者淹死,但是它们合起来的力量太大了,没有什么东西能将它们挡住。碰到沟壑,它们就抱成团,像球一样滚下去连接到对岸,形成一个蚁桥,让大军通过。更宽一点的,前面的毫不迟疑的冲下去,好像盖房子夯实基础一样,直到将沟壑填平,让大军通过。

  行军蚁的捕猎能力惊人。蟋蟀、蚱蜢等身体比它们大上百倍千倍的“大块头”都是行军蚁的美食。虽然一只蟋蟀很有力气,对付一两只行军蚁很有把握,但是当成百上千只行军蚁源源不断的迅速爬上它的身体咬它的时候,它最后也只要被消灭掉。甚至一头猪或者豹子碰到行军蚁,半天内也能被吃的只剩下骨头。行军蚁所以这么厉害,一是因为它们数量多,二是因为它们的唾液里有毒,猎物被咬伤后,很快就被麻醉失去抵抗力了。

子弹蚁

排名第二:子弹蚁

  让子弹蚁咬你一口,你不会死,但你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子弹蚁也正是由此得名,它的叮咬给人以子弹穿过般的剧烈疼痛。这是世界上已知最疼的叮咬。在施密特叮咬疼痛指数中,子弹蚁被描述为“带给人一浪高过一浪的炙烤、抽搐和令人忘记一切的痛楚,这一煎熬可以持续24小时而不会有任何减弱。”

  子弹蚁分布在亚马逊盆地的雨林中,而且样子和貌似黄蜂的祖先相似,百万年来都没有什么改变。和它们的祖先一样,子弹蚁咬人是在所有昆虫里最痛的,如果不幸被咬到,必须承受24 小时的剧痛。在亚马逊土著的成年礼中,这种蚂蚁会被织进袖子里给青年男孩穿上。参加成年礼的男孩必须忍受这种剧痛,象徵自己已经变成真正的男人。

疟蚊

排名第一:疟蚊

  毫无疑问,疟蚊是世界上最危险的生物。其中,甘比亚疟蚊是其中最著名的一种,因为它是最危险的疟原虫, 恶性疟原虫的宿主。每年有3亿人染上疟疾,其中一百万至三百万患者因此丧生。疟蚊还会传播登革热、象皮病和黄热病。疟蚊多在夜间活动,所以躲避它们袭击的好办法就是擦驱蚊水,并穿长袖睡觉。

  疟蚊大多数分布在热带地区,最主要的分布区是在附属于撒哈拉沙漠的非洲地区。已知大约450个亚种,其中有30—40种是疟原虫属生物的寄主,会传播疟疾给人类。有一部分的疟蚊也是心丝虫症的病原体——犬心丝虫的宿主。

标签: 动物 强大 九种

有礼物进行中 更多>>

柏可心营养鸡肉—关节护理(全犬用)
柏可心营养鸡肉—关节护理(全犬..
还剩 24
抽取花费:5TTB
卫仕海藻粉
卫仕海藻粉
还剩 0
抽取花费:15TTB
卫仕咿牛(猫用牛磺酸咀嚼片)
卫仕咿牛(猫用牛磺酸咀嚼片)
还剩 19
抽取花费:10TTB
柏可心营养鸡肉—口腔护理(全犬用)
柏可心营养鸡肉—口腔护理(全犬..
还剩 20
抽取花费:5TTB
柏可心天然营养牛肝
柏可心天然营养牛肝
还剩 19
抽取花费:5TTB
柏可心鸡肉—心脏护理(全犬用)
柏可心鸡肉—心脏护理(全犬用)
还剩 21
抽取花费:5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