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天天宠物网 > 宠物资讯 > 新闻 > 新闻快报 > 民间救助扛不动百万流浪动物

民间救助扛不动百万流浪动物

2009-06-05 01:10:47 来源:天天宠物网 浏览:309
收藏

都市流浪狗大量增加现行收容制度受到质疑

4月16日晚,拆迁中的朝阳大望京村,一条无主狼夜闯民宅接连咬伤11人;几天后,在丰台长辛店大街上,6位路人的脚踝又被一只流浪狗咬伤。

总是要在狗咬人成为新闻后才会引起一轮关注和热议。一边是城市拆迁、家庭变故甚至情感变化带来的动物遗弃和无度繁殖,另一边是民间救助者搭钱搭时间费尽心力的救助。流浪动物的出路在哪里?

观察

村子拆光了 狗都不要了

“有只黄色狗狗躺在路中央,每辆车都是贴着它的身体过去的,看得我们一阵一阵冒冷汗……只是紧紧闭着双眼,僵僵地侧躺在马路上……旁边都是刚刚拆迁后的废墟,全是渣土和碎砖头……”这是4月底“汪汪喵呜孤儿院”的念夕在房山良乡看到的一幕惨状,这只被汽车撞伤的流浪狗后被志愿者救活,但因骨盆断裂、内脏出血目前仍然躺在医院里。

“它们目睹家园在推土机的轰鸣中轰然崩塌,依然在瓦砾和废墟里苦苦等待。最终在凄凉落魄中了却残生;饥病交加中倒毙在街头;惨死在屠刀和车轮下……”瑞家志愿者团队专门为遗弃流浪犬建立了名为“废墟中的守望者”的博客。

这个志愿者团队的负责人小丽两年前曾发起过救助海淀清河营拆迁遗弃犬行动,当年他们共救助了60多只遗弃犬,直到现在还有40多只狗因无人领养而留在瑞家的基地中。

“房山六环附近因为要修地铁,附近村子全部拆光,村民养的狗要不就是被狗贩子收走了,要不就是被车轧死了。”小丽说,她保守估计当地村子大约有上百只狗,大部分都被狗贩子收走卖给餐馆了。

与此同时,北京城里因拆迁或其他原因被遗弃的流浪猫队伍也逐渐扩大,北海公园、紫竹院公园以及天坛医院大量聚集的流浪猫曾多次引起社会关注。

这几天,北海救助团队的田野大姐又从西城区的拆迁工地上救回几只流浪猫。“因为六部口附近要大面积拆迁,听人说还有几只猫没被带走,结果我一去发现剩下的猫还不少,还有二三十只,都是骨瘦如柴的,漫无目标在废墟里找吃的……”

田野在废墟中到处寻找,并苦口婆心地劝说当地居民如果再拆迁一定要把猫带走,但又不敢大张旗鼓地宣传,“怕他们听说我是救助的,都不要家猫了。”

这些遗弃猫能够流向何方?多次救助北海流浪猫的田大姐也特别茫然,自家已养了六七只猫,而她所在的小区还散喂着60多只流浪猫。

现状

救助志愿者 爱心换艰辛

救助志愿者们深知,爱心换来的往往是更多的艰辛和坎坷。有人统计过,一只健康的动物被收容后至少需花费300多元绝育费和疫苗费。大多数流浪动物都有伤病,每只的治疗费加饲养费平均1500元……

当小丽得知朝阳区大望京村拆迁中又出现大量遗弃犬之后,她只能表示深深的无奈,对于越来越多的遗弃犬无能为力。“我们只是很小的团体,基本都是靠个人捐助,现在基地还养着55只狗,其中还有从狗贩子手里抢回来的23只大狗。”这23只大狗中不少都是古牧、金毛一类的工作犬,原来都是一家犬舍养的狗,因为犬舍经营不下去,准备把这些工作犬卖给餐馆,小丽得知后发起团队成员集资7800元从犬舍主人手中抢回了这些大犬。

“像古牧、金毛这么温顺的狗都要流落到饭馆成为盘中餐,我们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但小丽也知道,如果这么救助,只能让那些狗贩子们越来越猖獗,而且团队的能力确实有限。

据悉,北京目前有近20家救助小动物的民间组织或团队,大多数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缺少场地、资金和政府的扶持,资金来源主要靠个人募集。几乎所有的救助组织和个人都步履维艰: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芦荻创办的小动物保护基地虽然名气较大,却也因多次断粮而向社会寻求援助。而收留200多只流浪猫的北海后门丁奶奶、收留600多只流浪动物的“中国弱势动物保护第一人”张吕萍等,面对的还有来自社会的不理解和反对。

原因

力度小投入高 收容事倍功半

按照北京的相关规定,流浪动物由农业、公安等部门负责收容,其中犬类送市公安局留检所,而非犬类动物则送市动物卫生监督所的收容所。但随着流浪猫狗数量没有减少反而增多,这种收容制度受到很多流浪动物救助志愿者的质疑。

“国家没有能力去收容所有流浪动物,”志愿者小宝说,“听说就是老的都被安乐死,然后再进新的动物。从救助者的角度来说,我们是反对这样做的,这和捕杀有什么区别?这种收容力度太小,投入也高,最后取得的效果事倍功半。”

“有的部门还让医院乱收猫。”志愿者敏姐告诉记者,这几天大家都在议论,某区有关管理部门下令让属下的各宠物医院收猫,“我们听说,每收一只流浪猫医院可获补贴100元。”一位志愿者还拍下了一家宠物医院贴出的告示,上写“本院从即日起收容流浪猫、弃养猫。”

“这种规定是不合理的,实际起到鼓励弃养猫的作用,不排除有的医院为了完成任务违规收猫。” 敏姐说,近来发现不少有人喂养的粘人猫都丢了,还有人去偷有主人的猫。她曾给上级单位打电话询问,对方说没有下令要求各医院收流浪猫,而且收无主猫有一套法定程序。

这些无主猫上交后的去向到底是哪儿,志愿者们都不敢想象。“被收容后根本就不让我们去看,听说都关在笼子里,”一位志愿者抱怨说,“这些猫最后都怎么样了,谁也不知道。”

“收容应该有志愿者参与,既可以提高管理水平,也可以降低成本,因为志愿者是不图利益的。但现在这种收容制度透明度差,缺乏社会监督,被收容的流浪动物去向何方谁也不知道。”敏姐说,她听说有的科研单位偷偷地用流浪动物做实验。

“我们一直要求有关收容所公开透明,但一直没有回复。”致力于救助流浪犬的小丽认为,城市里流浪动物大量增多,实际上是一种行政不作为。

问题

是放任管理 还是加强救助?

“有关部门应该在领养方面加大投入,而不是完全采取收容、捕杀的方式。”志愿者小宝认为,对于领养流浪动物,政府应该给予优惠政策,比如做免费绝育手术,或减免办证费用等。“现在很少有人去领养狗,因为收养的第一件事是先交纳1000元的注册费,而有些等待被领养的还是残疾犬,这样有多少人能去主动领养?”

目前北京各家动物收容机构大多已经饱和,大量流浪动物滞留在收容机构,一些流浪动物被领养后,还有相当一部分会因各种原因再次遭到遗弃。

一位志愿者回忆一条大牧羊犬被退养时的情景说,当时那只大狗好像已经知道主人又不要它了,趴在地上死活不起来。这条大狗被退养的原因是主人要搬到城里住,不能饲养大犬。

“人都管不过来了,还管猫狗!?”来自社会的另一种说法是,与其救这些猫狗,还不如资助失学儿童和残疾人。但实际上,如果放任管理流浪动物,将会给社会造成不可预料的后果。研究表明,一对健康的成年猫及其后代7年内能产崽42万只,很多流浪猫狗都没有防疫措施,身上携带病毒和寄生虫的几率远远高于家养动物;流浪动物的尸体很容易形成病菌的传染源,还可能污染水源……

据悉,目前北京的管理部门已经投入资金参与控制流浪动物数量的工作。志愿者介绍,今年北京每月给1000多个流浪动物免费绝育的指标,每给一只猫做绝育,医院可获得相应补贴,现在几十个流浪动物救助组织都在参与此项活动。

但对于北京数百万只的流浪猫狗来说,这些指标还远远不够。“其实每只投入几十元就可以做绝育手术,如果90%的流浪猫都做了绝育,流浪猫的总数就会逐渐减少。否则只能每年大量繁殖。”志愿者小宝说,“有的猫都生下小猫了,指标还没等到呢。”

“救得再多,也不如生得多,流浪狗至今还没有免费绝育的政策。”小丽说,“现在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和相关组织合作给流浪狗做绝育。”

建议

公开收费支出

立法惩处遗弃

两年前,瑞家志愿者团队曾向有关方面提交建议书,提出政府收取的养犬费用应明确服务成本的支出内容,比如犬只芯片植入费、强制免疫,返还社区以及成立社区自管委员会等,包括投入一定资金支持流浪犬的救助。但遗憾的是,至今这些建议仍没有实现。

前不久,北京的养犬人“拉拉爷爷”陈育华曾向市公安局申请公开北京养犬管理服务费的收支状况,但得到的答复是,收取的养犬费用已全部上交给地方财政,对于支出内容应向财政部门咨询。

“狗费‘取之于犬,用之于犬’,包括对狗打狂犬疫苗、流浪狗的收容和救治、对狗实施无害化处理等,还可考虑从该费用中提取一定比例设立一个受害人救助基金。”北京大学教授湛中乐曾表示,“狗费”的收支应公开,收得明白,用得明白,保障养犬人知情权。对收取的狗费,应该专款专用。有关专家还表示,政府应该是中立者,要调动社会力量管理养犬,而引入社会力量管理,收取的费用也应投入到这些团体。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常利文教授还认为,目前法规对遗弃犬只的行为并无实质处罚,造成遗弃动物的行为普遍存在,无免疫的流浪犬成为狂犬病传播的隐患之一。“北京养犬法规禁止虐待遗弃犬,但没有处罚措施。”常教授建议,严惩虐待或遗弃动物行为可以在养犬法规中得到体现。

“我生气的是,遗弃、虐待猫狗是可以被社会允许的,因为它不是法律禁止的行为。”去年北京的一只流浪猫差点被一个17岁的男孩用火烧死。如今这只严重烧伤的母猫仍留在敏姐家里,被起名为“火妞”。敏姐提起此事仍然很气愤,她认为:“一个民族文明程度的高低,要看是否尊重生命、尊重生存权——哪怕只是小猫小狗。”

有礼物进行中 更多>>

柏可心营养鸡肉—关节护理(全犬用)
柏可心营养鸡肉—关节护理(全犬..
还剩 24
抽取花费:5TTB
卫仕海藻粉
卫仕海藻粉
还剩 0
抽取花费:15TTB
卫仕咿牛(猫用牛磺酸咀嚼片)
卫仕咿牛(猫用牛磺酸咀嚼片)
还剩 19
抽取花费:10TTB
柏可心营养鸡肉—口腔护理(全犬用)
柏可心营养鸡肉—口腔护理(全犬..
还剩 20
抽取花费:5TTB
柏可心天然营养牛肝
柏可心天然营养牛肝
还剩 19
抽取花费:5TTB
柏可心鸡肉—心脏护理(全犬用)
柏可心鸡肉—心脏护理(全犬用)
还剩 21
抽取花费:5TTB